追忆当年——王铁肩

发布者:孙威发布时间:2018-04-23浏览次数:19

       

        我们77级的学生是1978年春入学的,四十年过去了,当年的情景仍然令人难忘。

  我当时坐火车到达南京站,学校派来接站的是一辆解放大卡车,我遇到的第一个同学是程燕鸣,我们两个将被褥等行李扔上卡车,爬上去坐在行李上,一路颠簸驶向南工。道路不太平坦,路两旁还有许多菜地,看起来乡土气息挺浓,不像一个大都市。一路尘土飞扬,等到了学校,我们都是灰头土脸。但是看到十舍楼前的横幅“欢迎你,未来的无线电工程师”,心里一阵狂喜,南工,我们来啦!

  到了宿舍,和我住一个床铺的同学是陈红阳,他刚打开行李就把我镇住了:

  他居然拿出一堆像砖头那么大的书,其中一本赫然印着“英汉大词典”,嘴里念唠着叽里咕噜的英语,真把我看呆了。

  我来自河南的一个小城市,“文革”开始以后学校就取消了外语课,所以我压根儿就没有学习过外语,当年高考也只考数理化和语文,到了南工才知道英文的ABCD怎么念。后来我才知道陈红阳是高干子弟,母亲是化工部副部长,“文革”

  中成了走资派,陈红阳也受了牵连。虽说他是老三届,“文革”中耽误了大好青春,但是他不甘沉沦,一直不忘努力学习,所有的休息时间都是躲起来读书,所以满肚子的学问,政治经济文化历史讲得出神入化,简直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因为1977年突然实行高考,他多年的努力使得他脱颖而出,进入他梦想的南工,功夫不负苦心人哪!追着陈红阳来的还有一个美女,美得我都不敢认真盯着看,反正觉得比电影明星还漂亮,是他女朋友,我和同宿舍的程燕鸣都常常念唠这个仙女一样的女神,印象极深。我当时想:南工里真有高人,像陈红阳这样一肚子学问的神人,自己这辈子无论如何也撵不上啦!

  到了南工第一次上课,刚刚坐到教室里,就又被镇住了:我是一个无线电爱好者,中学时就自己组装收音机,下乡当知青时,周边十几里的农民们都把有毛病的收音机拿给我修理,我平时的零花钱也大都变成了晶体管电阻电容之类的无线电零件,入学前就在一个军工厂里当电台修理工。当年大名鼎鼎的《无线电》杂志,我每期都精心研读,记得有一期的封面上,印着一个十分神气的年轻小伙子,戴着一副眼镜,微笑着像个电影明星,杂志里详细介绍了他设计的一个电子控制系统,实现了粮库的自动化管理。完成了这么精彩的电子系统设计的人,却是这么年轻、英俊、神气,这个人真是了不得,简直是偶像级的神人啦!可是那天我第一次进入南工教室,刚刚坐下,就发现挨着我的同桌小伙子居然就是印在《无线电》杂志封面上的那张彩色照片的主人、那个偶像级的神人,名叫陈家澍。天哪!南工真是藏龙卧虎啊,真不知道南工这座神庙里还藏有多少大仙,和这些人做同学,自己今后可得好好夹着尾巴低头做人哪!

  入学了,去登记学生资料,我再一次被镇住了:登记表上的文字全部是用正楷填写,虽说是钢笔字,但是字体漂亮得让人眼晕,每个字都透着书法功底,就算是按照书法字帖的标准衡量,也属上乘。仔细看那个写字的人:文静清秀的一个漂亮小姑娘,竟然是我们班的同学陈利群,哎呀,人不可貌相啊!同学们都知道,无线电系的女生数量一般都不多,主要是无线电实在是太难学了,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电磁波,完全是靠数学计算出数学模型然后再想象出它们的样子,像数理方程、复变函数与积分变换等等这些玩意儿,哪里是女孩子应该学习的东西!我毕业后这么多年,从来不建议女孩子们去学习无线电这个专业,深怕误了人家女孩子的一辈子。我一直觉得,能够进入南工四系,一定是脑袋足够聪明而且长得像程燕鸣那样的棒小伙子才行,可是你看这个陈利群,既聪明、又漂亮、又文静,气质极佳,还写得一手精致得像书法字帖一般的中国字,又是一个神人啊!其实后来我见识过陈利群信手书写的一尺见方的粉笔字,漂亮得简直可以放到西安的碑林里去陈列,我当时留恋在黑板前犹豫了好久都舍不得擦掉,心里一直嘀咕:不知道哪个小子有好运气,将来能把这个才女娶到家里去啊。

  四年学习,身边的许多同学实在是出类拔萃,留下了无数难忘记忆,我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许多,让我受益终生,实在是忘不了他们哪!

  我们刚入学时,由于是“文革”十年后第一次高考招生,没有合适的教材,使用的课本是四系老师们刚刚编写完就手工刻写的油印本,实在寒酸。但是四系的老师却是个个精彩,令人难忘。记得第一次听沙玉钧老师的课,就被震撼得一塌糊涂。沙老师开讲就说:你们现在从课堂上学习的东西,今后基本都用不上,未来用得上的东西,课堂上一定学不到,那你们为什么要来大学学习?还要学习四年?我告诉你们:南工可以教会你们学习的方法、训练你们综合的思维能力、培养你们全面的整体素质,有了这些,即使你今后跨界进入其他全新的领域,也能驾驭命运,做出成绩。这辈子第一次听到老师给出这样别具一格的教导,当时让我震撼无比。

  我们现在毕业三十多年了,回望过去,南工教给我们的课本上的东西,基本上都全部忘掉了,但是沙老师的教导,却得到了准确的证明。班里的同学有一半都跨界进入其他领域,和无线电完全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大多都在新的领域做出了突出成绩。所以我觉得,无线电系的培养目标也不应该只是聚焦于无线电工程师,四系的学生里出现一些政治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或者像任正非一样的企业家,也应该是四系(信息学院)的巨大荣誉。

  追忆当年,感慨万千,永远忘不了亲爱的同学们,忘不了可敬的老师们,忘不了南工对我们的训练,谢谢你,南工,我的母校。

  (作者为南京工学院无线电系1977级42771团支部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