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中国技术优势正转化为应用优势

发布者:孙威发布时间:2019-06-13浏览次数:81


编者按 6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我国正式迈入5G商用元年。本期科技周刊推出“商用元年 中国出发”5G特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比计划提早近一年,中国跨越预商用阶段,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

      这是2019年值得记录的一刻,相比其他国家抢位发牌,中国5G发牌的意义更为特殊: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用户数量,5G商用具有标志性意义。

      在经历了1G空白、2G落后、3G追赶、4G同步的阶段后,我国终于跻身5G技术的第一梯队。而与此同时,我们也将面临更多挑战。

      从1G到5G 中国通信的追赶历程

      此前,我国5G商用计划时间表为:2018年重点城市试点,2019年预商用,2020年发放商用牌照,正式商用。

      “提前近一年发牌,并非仓促上马,大前提是:在技术上中国已经准备好了。”东南大学国家移动通信实验室潘志文教授说。工业和信息化部也表示,当前全球5G正在进入商用部署的关键期,我国5G产业已建立竞争优势,也已经具备商用基础。

      美国有关5G生态系统报告称:中国、韩国、美国和日本在该领域处于“第一梯队”;英国、德国和法国被视为“第二梯队”;新加坡、俄罗斯和加拿大则构成“第三梯队”。

      但是,在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通信事业都落于人后。“1G时代,我们的设备大部分是引进的,在这方面的研究几乎是空白。”潘志文介绍。到了2G,依然由欧美占据主导地位,但是中国已出现了“巨大中华”(巨龙、大唐、中兴、华为)等企业,在设备上做到了部分国产化,并积累了一定技术经验。3G时代,我国意识到标准化和知识产权的重要性,经过多年投入研发,2000年我国提交的TD-SCDMA成为3G三大国际标准之一(另两大标准是美国的CDMA2000和欧洲的W-CDMA)。

      早期2G、3G的研发为我国移动通信行业积累了经验、提升了技术水平、培养了大批人才。因此,在4G时代,我国得以改变被动局面,开始有能力参与国际竞争,我国主导的TD-LTE成为国际标准,并建成了全球最大的4G网络。

      只有掌握了通信业的标准,在标准化和知识产权上作出贡献,才能有国际话语权。”潘志文说,在5G早期研究时,我国就积极介入标准化的制定,并利用中国的市场能力,逐步实现对外输出标准、技术、产业链和市场。现在,我国5G技术无论是在知识产权、标准提案还是标准立项数目上,作出的贡献均位列世界首位。在经历了1G空白、2G落后、3G追赶、4G同步的阶段后,我国终于跻身5G技术的第一梯队。

群雄逐鹿 全球5G商用竞赛

      2019年是5G产业全面加速、全球竞赛发展的关键时期。在中国正式发放5G牌照之前,韩国、美国、瑞士、英国已正式宣布实现5G商用。

      4月3日,韩国抢先宣布为5G用户办理入网手续,成为第一个5G商用国家,而按照韩国的计划,预计2020年下半年实现5G全覆盖。4月6日,美国运营商Verizon推出首个商用5G网络,正式将美国带入5G时间。5月7日,瑞士电信正式提供5G商用服务,成为欧洲第一个商用5G的国家。5月31日,英国电信公司旗下的EE公司宣布,在英国六座城市正式启动5G服务,至此英国也正式进入了5G时代。

      “有些国家虽然商用早,但在应用中出现了网络覆盖度不够广、网络不稳定等问题。”潘志文说,相比之下,我国的5G建设选择了较为稳妥的策略。

5G商用群雄逐鹿中,我国的优势在哪?

      5G建设的核心能力主要在标准专利、网络覆盖和终端设备三个方面。

      我国在5G标准制定上,已经拥有了重要的话语权,我国提交的5G国际标准文稿占全球32%,牵头标准化项目占45%。截至2019年5月,在全球20多家企业的5G标准必要专利声明中,我国企业占比超过30%,位居首位。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龚达宁说,在技术标准方面,我国倡导的5G概念、应用场景和技术指标已纳入国际电信联盟(ITU)的5G定义,我国企业提出的灵活系统设计、极化码、大规模天线和新型网络架构等关键技术已成为国际标准的重点内容。

      除了专利标准,我国在5G频谱方面也具有优势。据本刊科学顾问、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介绍,中国在3GHz和4GHz频段的频谱使用上,处在全球引领水平;与5G频谱划分的情况相适应,中国6GHz以下频段的5G系统和终端设备都处在全球领先水平。

      网络建设规模对于5G的商用至关重要。我国三大运营商早已在各大城市建设5G基站,开展5G外场测试。4月23日,中国联通宣布其5G网络要在7个城市城区实现连续覆盖,在33个城市实现热点区域覆盖,在N个城市定制5G网中专网,形成“7+33+N”的最新部署。4月26日,中国电信表示已建成跨省跨域规模试验网,并在17个城市开展5G创新示范试点。5月,中国移动宣布全面启动5G规模试验网建设,在5个城市开展网络规模试验,在12个城市进行5G业务示范试验网建设,围绕31个应用场景开展5G应用示范。

      5G商用同样离不开终端设备的发展。目前华为、OPPO、ViVo、小米、中兴、联想等都推出了5G手机。快速打通产业链也正成为各方共同目标,三大运营商在加快与地方合作布局5G网络的同时,也在5G+医疗、5G+交通、5G+智慧城市等多方面发力。在产业界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我国5G技术和产品日趋成熟,已建立竞争优势。

行业探索 5G的生命在于应用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预测,至2030年,5G带动的直接总产出将达3.6万亿元,经济增加值2.9万亿元,就业机会将增加800万个。高通的一份《5G经济》报告也预测,到2035年,5G将在全球创造12.3万亿美元经济产出,创造2200万个工作岗位。

      面对5G蓝海,进入第一梯队的中国,也将面临更多挑战。

      首先,5G的发展并非一蹴而就,发放牌照只是允许运营商进行规模化网络建设,后期还需要进行网络优化、终端产品的互操作等,这些都将在第一时间得到消费者及市场的验证,需要一定的磨合期。任正非也曾说过,5G的发展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更大的挑战则是培育新的行业应用。过去的四代移动通信技术(1G、2G、3G、4G)全部是服务于“人与人”之间的通信需求,5G则主要是服务“物与物”和“人与物”之间的通信需求。“4G商用后提供了良好的网络支撑,产生了微信、移动支付等层出不穷的新应用。同时,这些新应用又给4G的发展提供了动力,因此4G网络得以良性发展。”潘志文说,目前5G技术已经成熟,但还需要杀手级应用来支撑,5G需要和实体经济共同寻找最适合的应用场景、物联网终端产品等,方能实现从移动互联到移动物联。

      5G发展总体分为三个阶段。一是标准制定、技术研发和产品研制;二是频谱分配、网络建设和政策完善;三是应用推广,构建融合应用产业生态。商用牌照的发放,意味着对于5G应用的探索进一步加速。

      “5G技术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是一项移动通信技术的演进,我国5G进入商用,将充分释放三大功能:基础支撑、创新驱动、融合引领。”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王春晖教授说,这三大功能将大力推动5G与经济社会各领域的深度融合,构建基于5G的全生态产业链,促进5G技术研发和产业化,促进系统、电子元器件、芯片、终端等产业链进一步成熟和升级。

      今日活跃的互联网巨头,大都得益于4G时代的红利。5G正式发牌,只是5G商用进程迈出的第一步,5G时代的产业格局将如何重塑,我们将拭目以待。


本报记者 蔡姝雯



2019-6-12 【新华日报】第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