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乌云冉冉 | 东南大学工科帝国里诞生的新生代小说女作者

时间:2015-11-23浏览:57


【校友简介】

    乌云冉冉,2004.09 - 2011.04就读于东南大学信息学院,80后工科女,对文字充满热情,擅长用简明风趣的笔调描写殇情故事,虐心于无形之间,却又幽默得不动声色。代表作《宿敌》、《默许浮生》、《念念不离心》等。

新浪微博:乌云冉冉Rena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挥动鞭儿响四方,百鸟齐飞翔…”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双清爽的眼眸,一颗纯粹的心,豪迈又活泼的性格,这就是见到冉冉学姐的第一印象。

    下面请看记者发回的现场采访。

    记者:学姐,请问“乌云冉冉”的笔名是从何而来的呢?

    乌云冉冉:我来自内蒙古草原,乌云是我的名字,在蒙语中有智慧的意思;而冉冉则寓意为美好。

    记者:冉冉学姐,您是什么星座的呢?蒙古族姑娘一般性格豪爽外向,和我们对作家的印象不太相符啊。

    乌云冉冉:作家没有固定的性格,当然我也不算什么作家啦。我就是被大家黑粗翔的处女座。

    记者:处女座可是一个很特别的星座呢,都说处女座的人有精神洁癖,追求完美,生活中您是否也是一个自律的人呢?

    乌云冉冉:自律应该算不上,不过我觉得自己应该还算一个比较有毅力的人,在不同时期都会有一些不同的小坚持。从初二到高考的这段时间里,我每天坚持只睡5个小时,直到对面楼的灯光全部熄灭才会睡去;大学时,开始注意身材,于是我每天坚持跑步五公里,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减肥成功;研二的时候,我想给自己的校园生活留点东西,于是开始每天坚持写作,直到现在工作后,我也会坚持每天写一小时。

    记者:您的四本作品都是言情类小说,请问您的写作初衷,或者说写作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

    乌云冉冉: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想法吧,小说里的故事只是一个载体。言情小说,主要体现的还是爱情观,一开始的初衷是想写身边人的故事,一时有感的故事,这些故事都很普通。除了爱情观,我还会穿插着一些其他价值观,比如说对待工作的态度,现在我比较喜欢写些职场类的恋情,虽然我的多数读者是一些小姑娘,她们并不在职场,但我自己觉得这些故事特别有魅力。例如我近期的作品《宿敌》就讲述的是一个职场里的故事。现在我将写作作为自己的兴趣和理想,不会为了迎合读者而背离创作的初衷。

    记者:您是凭借什么样的写作风格在众多网络小说中体现自己的特色,又是如何找寻灵感的呢?

    乌云冉冉:至于写作风格,我的编辑曾经形容我的作品“笑着写一个伤情的故事”,我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有时候我会去旅行,我喜欢深入一个地方,慢节奏的旅行。去放空自己,感受不一样的生活所以这也是我寻找灵感的最好的方式之一,另一个是听歌。

记者:当您在权衡写作和工作的时间时,有没有感到压力和矛盾?您又是如何克服工作一天后的疲惫而坚持写作的呢?

    乌云冉冉:北京“朝五晚九”的生活,的确会影响自己的创作状态,因此我是一个非常低产的作者,别人一部作品只需三四个月,而我半年或者更久才能完成。大部分人每天只做一件事,只有工作而没有兴趣,我认为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虽然在做两份工作,但却是为自己的兴趣而坚持。

    记者:学姐是否有考虑过舍弃现在的工作,而成为全职作家呢?

    乌云冉冉:我以前一直在做我该做的事,以后我想去做我想做的事。在未来五年,我会做出选择,但是我始终坚持干一行爱一行的想法,现在喜欢写东西,如果未来行不通,那就会把工作变成爱好。一天醒着的时候,会有17个小时,工作占2/3,工作不开心,人生就有2/3不开心,所以我不希望我人生的三分之二不开心。

    记者:学姐,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喜欢的作家和作品么?您又期待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作家呢?

    乌云冉冉:我个人很喜欢廖一梅,除了她的话剧《恋爱的犀牛》,还有一本小说《悲观主义的花朵》。我觉得廖一梅是一个不会为迎合市场而写东西的人,她很有才情,认为庸俗就是犯罪。我也希望自己成为廖一梅那样的作家,语言上追求黑色幽默,风格上写一些比较现实的东西。

    记者:听说学姐您的小说现在已经有几部马上要被翻拍成电视剧了,都说韩剧在编导上强于国产剧,学姐您对此的看法呢?

    乌云冉冉:其实我们国家并不缺少出色的编剧和导演,只是广电总局的限制太多,很多东西不是写不了,而是不能写。举几个例子吧,因为广电规定重生不能写,所以《夏洛特烦恼》原作里的“重生”被改成“大梦”;再比如“穿越”也不能写,使得小说改影视时被迫进行改编;被大众所期待的《花千骨》中仅有的两段吻戏也都被广电剪掉了,面对观众的不满,编剧也很无奈。

    最后,希望学姐作品里那些优美动人的文字,能够治愈并温暖你我的心灵~

    “时光有时候真可怕,你根本没有察觉,它却已将当年的“亲密无间”变成了如今的“两不相干”。

    无论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沧海桑田,但是当年那个亲密无间的人陡然变身成路人出现在你面前时,任谁都无法忽略心里那块斑驳的缺口。

    我从来都没想要回到过去,我想要给你一个未来。

     ——《宿敌》

    “不会有谁是注定孤独的,就算没有人能从一而终地与之相伴,但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总会有一个人陪她走过一程。

    人世间最可怕的或许不是生离,也不是死别,而是遗憾,求而不得的遗憾。

    害怕失去,或许是因为心还不够强大,也或许只是因为可能失去的是你。

    ——《念念不离心》

    我们每个人都是上天的子女,因此每个人都有受到上天眷顾的一面,当你发现这一面的时候,你就找到了与上天对话的方式,接下来,你所做的一切都将充满激情和斗志,甘愿穷极一生燃烧自己的天赋,为世界增光添彩。

|信息学院研究生会、校研会研究生记者团
采访撰稿|石逸轩、郭晓东图文编辑|潘震华、黄志超

  

(转自2015-11-18东南大学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