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梦日记(摘编二)

时间:2014-01-10浏览:42

11月26日之一:新校风貌

    与江帆早餐时询及睡眠情况,才知道老弟昨晚挨冻没睡好!

    早餐后老华、小刘来到榴园,我们乘坐深圳师弟刘嘉安排的商务车,在卫岗接上庄主和小蔡,然后前往东南大学位于九龙湖的新校园参观。多年不见的同学相聚话题自然颇多,这个那个如今当年乱交叉,车内的欢声笑语不断,车外阳光穿过比几天前稀薄若干倍的南京雾霾,毫不吝啬地为我们的话语添色加温。途中念及杳无音信的唐亚萍行踪,几番联络无果后,委托老华继续寻找这位我班唯一的军嫂同学。

新校园

    这是我们第一次到东南大学九龙湖校园,机械工程学院的张志胜副院长亲迎我们。我与张院长素未谋面,仅在之前的神交中知道他不仅有着优异的工学背景,还具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初次见面即被其文艺青年范儿的胡须所折服。他热情地带我们在校园参观,讲解校园的规划和建设,使我们既见识了中央大学到南京工学院的血脉传承,又看到了东南大学蓬勃向前的发展前景。

机械学院张志胜副院长(左二)介绍新校园规划和建设

    新校园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大!校园占地面积大、建筑体量大、建筑之间的间距大、绿化面积也大。校园建筑既有统一的风格,也有不同凡响的造型。据张院长介绍,东大人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建设新校园,虽然相对于其他索要教育部和地方政府的支持搞建设的院校似乎吃了亏,但正是这种自立自强的精神、众多东大学子毕业后的孜孜进取以及尤肖虎、王澍等杰出人才的顶级学术贡献,从不同角度诠释了“止于至善”的校训。

新校园建筑

绿化美,道路宽

    尤肖虎教授的团队早已超前展开5G/6G移动通讯技术的研发,当年培育我们的机械工程学院,不仅频出学术翘楚和大学校领导,更以拥有三幢大楼成为“土豪”!透过校园内流动的年轻面孔和教授讲座的公告,我们仿佛看到师生们智慧的涓涓细流在九龙湖校园汇聚成一条蓬勃的大河,大河的波涛奔涌,高声唱响:“东大辈出英豪,四海领风骚”!  

独拥三幢大楼的机械工程学院

    走马观花地在新校园转了一圈,我们在机械工程学院前告别张院长,然后驱车前往九龙湖附近的春盛渔府。刘嘉不仅为我们安排了车,还要他同学王超在九龙湖附近的这家酒楼为我们安排午餐热情招待。

与王超师弟(右)合影

  酒楼对联云:早进来晚进来早晚进来,多吃点少吃点多少吃点。酒楼老板一面以温情对联的文化外衣掩饰其商业意图,一面为我们提供了优良的菜品、古朴的装修和温馨的服务。餐后王超安排司机先后送走江帆和老华,又把我们四人送到秦淮河畔,其周到的安排令人感动地传达了师弟的校友深情。


11月29日:返乡思绪

    今天要乘7:55的深航ZH9203航班回长沙,校友总会马老师安排的司机一早来到楼下,6:00准时出发。此时天色未明,汽车向禄口机场疾行……


    当年我追妻,在确定我俩关系的关键时刻,她深恐恋爱会影响其学习和工作。面对她的犹豫,毫无经验的我号称恋爱可以促进学习。当时君子一言,成为后来考验我的庄严承诺。每当周末我正襟危坐给她写信时,总是看着她的照片,郑重地写下“Dear”再加 “冒号”,忆及一次次临别时她眼中的汩汩热泪,先表思念之情再汇报学习情况,这才能以高昂的热情投入下周的学习。有这样的超强动力促进,学习成绩确实还行!人生第一张彩色照片中挺直身板遥望家乡的我,正告诉她学校寄回的成绩单证明我没有辜负她的殷殷期望!如今30多年过去,网络的极大便利使年轻人无须鸿雁传书即可交流情感,而我们视之为神圣的“Dear”却已沦为泛称谓的“亲”,对此除了一声轻轻叹息,可奈其何?

    司机不愿冷落客人,不时向我介绍一点南京情况。我则出于礼貌,及时予以回应。天色渐渐放明,清晨南京的交通状况自然极好,顺利穿过城区后,汽车驶上机场高速。

    当年我们这班同学从全国各地来到南京,在四牌楼校园度过了我们青春时代最富能量的一段时光。作为原单位的精英骨干,同学们各有所长。我们曾苦读教材、攻克难题以求格物致知,也曾吹拉弹唱、拱猪娱乐以图放松身心。同学们的性格与行事风格各不相同,这种多元化、互相激励又相互竞争的环境,成为我们汲取他人优点而学有所成的优越条件。当我们这群姑娘小伙儿手持红色塑料皮包覆的毕业证告别南京工学院时,心中已盛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书生意气,正待脱颖而出。

    禄口到了,告别司机下车走进机场,依次办好登机牌、通过安检、坐在登机口等候。深航的飞机已停在机位,天气良好日和景明,看来今天不遭延误、顺利抵达长沙已无丝毫悬念。

    南京、江苏、中国以致全球,究竟有多少我们东大人?东大的建筑、机械、无线电、电子等名牌院系都是我国教育界响当当的牌子!“止于至善”的东大文化与价值观,吸引了大批高素质的人才,高素质的人才又形成了不同凡响的大格局,我们有幸在此学习,自然受此格局的潜移默化影响。因为这种影响,我们具有较高远的视野、较强的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能力;因为具有这样的能力,我们能承担超越同侪的骨干重托;因为承担重托,我们创造了优异的业绩;因为这一切,我们这些老头儿老太有资格向母校报告:东南大学闪亮的铭牌里有我们增添的光辉。

    按时登机入座,扣上安全带,收起小桌板,调正座椅背,滑行、起飞、升空,飞机从南京向西,发动机轰鸣飞向长沙。

    就要离开南京了,在校时我没能读识这座六朝古都,毕业后为工作生活忙碌,居然常常挤不出思念南京的时间!随着年岁增长经历增多,因有所成而感念母校之恩的频率也从低趋向于高,从而因思念而成梦。犹太人说这世上仅有三样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是吃进胃里的食物,二是驻藏心中的梦想;三是读进大脑的书籍。这次回南京,创造了我人生的12个第一次,在这三方面均有所获!游梦之旅如此圆满,欢聚时刻何其乐也!高兄离世虽留遗憾,但其他同学养生有道、身体健康,又何其幸也! 

    飞机准时降落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仿佛从学校放假返乡,又要与家人团聚了。长沙的天气与南京相仿,秋日阳光虽不能增添气温,却能营造令人愉悦的景观形象。

    每个人的人生轨迹中,总有几个极其重要的节点,当年到南工上大学成为东大学子,就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节点。是东大辛勤耕耘的老师,将无线电设备结构设计的知识薪火传与我们这班同学;是这班同学优异品质的相互激励,给予我们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是这些正能量,赋予我们持续学习不断进取的能力。我们曾奋力拼搏于青年、奉献于中年,将所学扩展至所用而有所为,因尚未臻于“至善”之境,我们还需继续努力将东大文化和价值观形成的大格局往下传。封面和序言所附照片中,都未将同学全覆盖,我家藏照片中,仅有这一张是真正的全班合影。从这张笑脸各异的全班合影中,谁能看出1977年这些年轻人后来丰富多彩的各色成就?他们的孩子就有东大学生,甚至还有耶鲁学子,长江后浪推前浪,后代一定比我们强!廉颇老矣尚能饭,谁可断言我们将止步不前?

    梦为心所思。本文名曰“游梦”,意为循梦而游。

    从南京回长沙后,先去口腔科医院配戴牙冠。从倒模至制成需十天,在此期间长沙天气极佳,正好陪陪80多岁的父母亲,送俩老到他们想去的韶山、花明楼等处游玩,还能安排时间与朋友兄弟叙旧。牙冠配好后即返深圳,处理近20天来抛诸脑后的相关事务。女儿在纽约即将临盆,我们又要开始去美国的相关准备。时间一天天过去,游梦之旅的画面却不断浮于脑际。原本不打算写游记,却被这无尽的回味和同学的催请拽到电脑前,这才向小蔡要来她所拍摄的照片,与我iPhone所摄协力提供影像,经数日敲成此文。

    是次游梦成行发端于东大之情,而其圆满亦得益于东大之情。在此衷心感谢助我圆梦的张志胜副院长、马波老师、刘嘉和王超师弟,衷心感谢23761班的尹寿宝同学,衷心感谢我24761班的李喜光、刘苏南、蔡秀芳、华健民、江帆同学!

2013年12月23日于深圳

(76级无线电设备结构设计专业 汤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