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孙忠良先生——陈志宁

发布者:孙威发布时间:2019-06-30浏览次数:1479

 

太突然了。惊悉,孙忠良先生今天(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九日)辞世,享年八十三周岁。

我是一九九三年入职东南大学毫米波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报到的第一天,时任实验室主任的孙先生接见了我。谈话是在他的那个略显拥挤的实验室进行的。尽管之前,我们也经常会在微波楼里见到,但他应该不认识我。

记得当时一见到他,我还是有点拘束。孙先生倒是略显惊讶。他开口就说,原来是你啊!然后问了一下我的博士论文工作。对我能够在博士论文期间能够经历理论建模到外场测试全过程说了句,很好。接着,他兴致勃勃地聊起了关于他手上正在进行的工作。

很快因为他要去开会,不长的谈话就结束了。但我对当时他所谈的几点迄今记忆犹新。一,我们做工程的,研究理论是为了解决工程问题(我的理解就是要学以致用)。二,不要把发表论文看得太重了,要发展技术(我的理解是不要玩虚的,那时候,学校对教师们还不怎么考核论文数)。三,来和我做探地雷达吧。我这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人。你看,沈彪(在我前的一个博士后)做得很好,搭系统,还出了本专著。怎么样?你考虑一下。

尽管因为种种原因,我无缘跟追随先生一起发展微波毫米波技术,解决工程问题,但他的那些话话却对我产生很大的影响。在我后来的职业生涯里,一直以孙先生为榜样,遵循“潜心实干,学以致用”的做事原则。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求自己不浮夸,追求真理,解决问题。

离开学校二十多年了,经常会去拜访先生,每次都是在他的实验室里聊天。偶尔也会陪他喝二瓶。

呜呼哀哉,先生驾鹤西去,后生愿先生一路走好。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

新加坡工程院院士

IEEE FELLOW

陈志宁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