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网王捷:创业就是为了一件喜欢的事,去做九十九件不喜欢的事

发布者:孙威发布时间:2019-09-01浏览次数:67

注:王捷,东南大学无线电工程系1996级本科生,2000届校友。毕业后赴比利时鲁汶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后于2011年创业成立扇贝网。

创 投 务 必 让 世 界 更 美 好

扇贝是天使湾投资的最早的一批项目之一,从2011年发展至今,目前平台已经拥有6000多万用户,曾多次与网易公开课、知乎、TED等,一起评选为最受用户欢迎的网络学习平台。

创办扇贝前,创始人王捷曾是一名热爱阅读英文小说的文艺青年,但当语言障碍降低了阅读快感之后,他开始思考,有没有这样一个应用?不仅可以查英文单词,查完以后还能把这个词保存在系统里面,持续提醒复习,避免遗忘。这成了扇贝网最初的雏形。

2011年,王捷将这个想法付诸于实践,创办扇贝网。在发展过程中,扇贝经历了从PC端到移动端,从付费下载到免费下载两次性命攸关的历史转折。

“一家公司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的奋斗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在王捷看来,扇贝网在这两次历史转折中,都及时准确地找到了方向,这是扇贝发展至今的一个重要原因。

10月27日,在“天使湾BIGMAN领袖计划”创享会南京站上,王捷从具体实操的角度,讲述了自己从一个职场人士,到产生创业的想法付并诸于实际的过程。这个过程包括王捷个人的艰苦奋斗,同时也有他自己,以及天使湾创始人庞小伟对社会趋势、时代脉搏的准备把握。

扇贝网创始人 王捷

以下为王捷口述:

我本科是学无线电的,硕士念的人工智能,之前也在国内国外也加入过一些小的创业公司,后来才做了我自己的创业项目,也就是扇贝网。

简单的讲,就像我的标题一样,创业,或者说赚钱,是大家都喜欢的事情,但是为了这件喜欢的事情,可能这一路上你还需要做很多不喜欢的事情。

为什么做扇贝?

十多年前,我就住在这(东南大学)旁边的一个很简单的小屋里,这是我读书的地方。2004年,我从比利时硕士毕业后,刚开始留在当地工作,加入一个欧洲校友的创业项目。

王捷在比利时居住的小城

当时我住在一个小城里,每天都要坐火车去布鲁塞尔上班。每次坐火车的半个小时,我一般都会看英文小说,《达芬奇•密码》、《冰与火之歌》等等。在看书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件非常纠结的事——虽然小说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但是生词随处可见,不仅要查字典,而且今天查了第二天又忘,所以我就开始思考,我的阅读乐趣究竟在哪里?

英文版《达芬奇密码》

当时我特别希望有一个应用系统,不仅可以查词,查完以后还能把这个词保存在系统里面,持续提醒我记忆,避免遗忘,并且可以随时在网站和手机上复习。这就是我当时的一个非常朴素的想法,后来我找了一圈,没有任何产品可以实现。

到了2006年,我按照这个想法写了一个简单的BP,但当时没有天使湾,也不知道要投给谁。但很多年以后,我自己把这个产品做出来了,如果大家去下载扇贝阅读APP,就可以看到我们最近刚刚上线了《哈利·波特》。

其实到这里,我已经基本实现了当初的愿望,点击任何一个词,哪怕牛津词典里面没有的,扇贝都会有释义。

个人奋斗和历史进程

扇贝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先是在南京、上海的英语角推广、发传单。后来网站和APP上线了,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收入。

一家公司没有收入怎么办?大家可以看到,这张图片是我们最开始的办公室,图片中的水桶、纸箱,就成了我们公司最早的支柱产业。

什么意思呢?我们每个月把积累下来的废品给卖掉,卖废品的收入就是公司当时唯一的经济来源。

这张图是2011年10月份,我们公司的收支列表。我记得很清楚,买两把椅子502块钱,出售废品、矿泉水瓶卖了30块钱。

大家可以看到,在这张列表上,支出部分非常多,但收入就只有卖废品这一项,虽然我们目前的收入已经比那个时候增长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我回过头来看看那时候的账本的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在扇贝的成长过程中,我们经历过两次非常重大的历史选择,而且和天使湾也都有些关系。

首先是2012年的移动化。2011年,我们原本只做了网站,那个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的概念,2012年移动化开始的时候,也不是所有人都想到了要去做APP,把功能从网站移到手机上面。

一方面是由于,当时移动端的应用前景并不明朗,其次,我们公司团队完全没有移动开发经验,网站上的数据刚刚有起色,这时如果我们一下子转向移动平台的话,机会成本非常高。另外,我们团队当时非常小,也就几个人,资源也很紧张,如果我这一步走错了,意味着满盘皆输,马上就会面临资金枯竭。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收到了庞总的一封邮件,来之前我还问过庞总,因为他当时说这封信是绝对保密的,我问他过了五年,现在还保密不?他说可以不保密了,我才能在这里给大家分享。

大家看右上角,2012年7月4号,“移动互联网市场,在未来3年完成布局,历史性机遇已经来临,所有团队要尽快进入移动互联网。然后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冰山会在未来3年内上浮,并且令人叹为观止。”

为什么PC互联网用了十年,而移动互联网会是三年?这是五年前庞总发出来的东西,五年前只有很少的人有移动手机,更没有几个人会觉得移动互联网是未来趋势。虽然现在大家觉得这是事实,在那个时候不是事实,在那个时候,这就是一个预言,并且是一个非常准确的预言。

所以当时天使湾,对所投资项目的建议就是,互联网web时代已经结束了,所有的CEO,如果你还在用诺基亚,赶紧换成苹果、安卓,所有投资项目的CEO,你必须立刻思考移动互联网战略,时间上极其紧迫。不要再搞web了,赶紧调整方向。

这封信坚定了我们的决心,所以在2012年做出了抉择,不管了,我们必须坚决往移动互联网方向发展,最后事实证明这一步非常正确,如果我们当时没有走这一步,我今天也不会站在这里给大家分享,而是站在另外一个地方,给大家讲述我们的项目为什么会失败?

第二次历史选择是,下载全部免费。刚开始靠付费的内容,我们还可以过点小日子,比如说最早的一个新闻类的产品,每个月新闻的下载收入可以付我们住一个月的房租。

但后来庞总给我打电话,说你们不能这样,互联网不是这么玩的,必须要对用户免费。后来我们取消掉付费,一个月的房租就只能从其他地方去赚了。

但事实证明,我们每个月少赚这几千块钱,结果就会让用户量增大十倍不止。到了这个时候,我们通过一些其他方式,获得了远远超过付费下载的利润。

扇贝要做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现在回过头来想,我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扇贝要成为一家什么样的公司?狼性的?996的?……最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做一家好的公司本身就是一个目标。

比如说,我们给扇贝定义为一家卖知识的公司,如果我们自身没有办法证明拥有知识的人可以过得体面,我们自己都不愿意为知识付出代价,那么就不可能让人信服。

早期的时候,虽然账上没有多少余额,但我们每年还是要花很多钱去买牛津、柯林斯的版权。后来事实证明了,正是因为我们有这些和国外大品牌知识产权机构的合作,现在才能相对顺利的在签下其他超一流的知识版权。

另外,我们每年为正版软件支付的价值也超过百万人民币,所有合作项目,所有的windows全部是正版,哪怕经济非常紧张的时候,我自己的工资可以不拿,但是所有的软件必须用正版。

我可以保证,扇贝从第一天起,就没有用过盗版软件。这个背后的价值观就是——我们是卖知识的公司,我们首先自己要承认,知识是值钱的。

最后,讲一下扇贝的愿景,我们希望扇贝能做成一个帮助用户系统化获取知识的平台,不仅仅提供内容,同时还要固化优秀的学习方法,让大家在学东西时候我不用去犹豫,我要学什么?我要怎么学?我每天该干些什么?所有的一切我们都可以帮用户安排好。